2013/08/01

夢的野台開唱

作者: Orbis 傅鉛文(THE WALL MUSIC 執行長)

說起野台,總免不了說起輝煌的歷史,作為始祖級的台灣音樂祭,二十年來伴隨台灣音樂的成長,有太多太多故事在這裡面發生,然而這幾天看了好多朋友好多樂團分享期待野台的心情,卻提醒了我們突破萬難復辦野台的初衷。

這幾年去過很多國外音樂祭,不管去到哪裡多棒多酷,心裡頭想的還是在台灣可以做什麼,台灣的音樂場景是不是缺了什麼?是不是還有更多可能?有什麼是世界上各個角落正在發生而等著我們回台灣創造的?

朋友說得好,就是一種不服輸的心情,國外有,台灣為什麼不能有?世界上有這麼多好音樂好現場,作為一個音樂策劃人,責任就是讓這些好音樂呈現在台灣觀眾面前,看過再多厲害的現場,也比不上跟台灣鄉親一起分享的真正的幸福。再多厲害的老外團,也比不上看著台灣樂團一路奮鬥成長的感動。

辦音樂祭有多困難有多辛苦?我看著團隊每個人每天忙到快天亮,然後一大早又回到會場繼續奮戰。我走進辦公室看著無數的會議、響不停的電話、不間斷的廠商來訪、印不停的影印機、堆滿走道的貨物,焦躁的氣氛瀰漫,很想跟大家說真的辛苦了,再撐一下就過關了,可是不可能一次一起跟上百人的工作團隊碰到,可是很多事情到了活動前幾天都還無比艱難,我們真的過得了這關嗎?到現在我還是沒把握,想著我一直以來的樂觀跟現在大家一起面對客觀環境的艱難,我其實偷偷地留了幾滴眼淚。

而我最想說的是對不起我錯了。即使停辦四年內部外部很多事情仍然不如我預期。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夢,如果無法順利抵達夢的那端,作為掌舵者的我是最需要負責的人。

舞台搭起來了,看著舞台我有些感動,無論夢的結局是什麼,至少我們曾經擁有敢夢的一刻。



© THE WALL MUSI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