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4

我知道我們有一股堅韌之氣,從大港大步迎向世界

8ff23354 4df0 4838 8b38 c31722fd68c5

作者: Orbis 傅鉛文(THE WALL MUSIC 執行長)

每年秋天,大約是台北城開始下起綿綿細雨時,我們整個團隊就正式啟動大港開唱的籌備執行,累積了半年的反覆回想春天在高雄的每幅畫面,每張觀眾的臉,每位樂手的身影,反覆在台北高雄間來回,在氣溫逐漸下降之中,想像來年春天我們要呈獻給樂迷朋友什麼,一些要延續的,一些要創新的,一些要改善提昇的。隨著陰冷的天氣越來越誇張,我們跟大家一起越來越期待高雄春天溫暖的太陽。

幾年來的累積,大港開唱要證明的不再是高雄可以辦音樂祭,而是從高雄傳遞出什麼訊息。工業都市自有其粗野的文化,從高雄長大的子弟跑到台北或國外發光發熱,我們一直努力讓更多人藉由大港開唱回到高雄,與一直留在高雄的 THE WALL 團隊成員們一起激盪創意,創造屬於南國的特有文化。大港理容院、滑板比賽,到今年我們終於延攬旅外多年的互動藝術家打造屬於大港現場的裝置藝術,以及一年年陣容越來越堅強的南部樂團,這是我們希望呈獻的「南國」。

在這樣的小時代,中國樂隊圈形容台灣的樂團或獨立音樂都是小清新,整個文化消費都圍繞著小世界在打轉,甚至凡事不要有意義最好,正經的事不干我的事,沒有存在感的事物大受歡迎,越是安全不干擾的音樂越賣。大港從來沒有要以輕鬆方便為訴求,也沒有要給你什麼氣質標籤,反而要你付出多點代價,摧毀自己的身心,扭轉既有的世界,重新感受這世界所發聲的一切,奔向偉大的航道這路上絕對是有點艱辛的。音樂上,我們想要拳拳到肉的那種挖到內心的爽快,稱之為「野派」。

快速消費與大量生產是工業社會的基本特質,隨著全球化供應鏈、全球品牌的發展,加上鄰近中國的生產模式,台灣不例外於世界逐漸失去對品質與工藝的尊崇。音樂現場不例外於其他領域,大量侵略性的高亮度發光體攻佔了大小演唱會,眩目特效或驚人特技多過音樂本質。大港一直堅持音樂現場的本質,演出者台上四十分鐘仰賴的是一千一萬次以上的創造過程與練習,每一個片刻的感動來自於幕前幕後精準而專注的準備與執行,我們想發揚的是對於舞台的尊敬,對於器材設備的耐心保養整備,作為工作者的職人精神,一個恣意狂亂的聲響來自於無數個辛勤苦練與整個團隊的細節專注。我們稱之為「武場」。

春天即將到來,每一年來自全台灣甚至海外的樂迷們聚集在高雄港邊,我知道我們有一股堅韌之氣,從大港大步迎向世界。



© THE WALL MUSI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