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9

Evile 鞭金復興一肩扛

Ca0e4bf5 9596 413a a25d 75605ce59882

約莫在1999年末,邁向 2000年的那段時間,高中求學時結識的好友Matthew Drake(吉他/主唱)和Ben Carter(鼓),為了傳達他們對Thrash Metal的熱愛,組成了一支以翻玩MetallicA經典作品為主的致敬團 – Metal Militia。小Matt三歲的弟弟Oliver,那時才開始拿著Matt的吉他播弄,便自告奮勇加入並肩起主奏吉他的重責。透過於樂器行張貼的徵人廣告,召募到了倫敦出生的貝斯手Mike Alexander。Evile的團隊衍然成形。

Ben Carter出生於在音樂世家;父親Steve在六、七○年代時,曾是職業樂手(貝斯),母親則是專職歌手,直到Ben的姐姐Stefanie誕生才淡出舞台。九歲時,他覺得五歲便開始玩的吉他不夠『大聲』,轉而習鼓。Matthew、Oliver兩兄弟,同樣成長在充滿Guns N’ Roses與Jimi Hendrix的音樂環境。Drake的父親Tony,在年少時也曾是“軋“過不少當地樂團的吉他手。在Matt牽引下,Oliver耳濡目染成了MetallicA的樂迷;16歲接手Matt的吉他,開始自行修習。燃起對音樂的熱情,Oliver申請入音樂學院研讀;這段時間,Ol打下了紮實的理論基礎,也拓展出吉他演奏的全面性。

2004年,樂團決定停止翻玩舊作,專心致力撰寫屬於Evile的原創作品。很快的,同年推出第一張EP “All Hallows Eve“,再兩年後釋出“Hell Demo“。

這段時間內,Evile宣傳足跡遍佈英國,2006年踏出國境至荷蘭表演。 2006年,Evile遇到了音樂生涯中的伯樂,他是Earache Records創辦人Digby Pearson。Dig先是在諾丁罕的Junktion7,看過Evile的表演;後又在7月份Bloodstock Open Air發現他們在"Unsigned Stage"掛頭牌。“無合約”讓Dig眼睛一亮,當下決定簽下這支樂團;這甚至發生在Earache Records
收到樂團寄給唱片公司的試聽帶之前。

為了籌備首張專輯,Matt主動聯繫了名製作人Flemming Rasmussen,邀請他試聽Evile的音樂;加上Earache從旁助力,Flemming接受了提議。2007年,進入曾打造出『MetallicA – Master of Puppets』的錄音工作室 - Sweet Silence Studios,為Evile量身訂作『Enter the Grave』。2007年8月,專輯正式問世。來自輿論圈的好評,加上三萬張以上的銷售成績;Evile擦亮招牌。

2009年,俗稱豬流感的H1N1流行性病毒肆瘧。該年9月,Evile推出以『Infected Nations』為題的樂團次作,誘發樂迷諸多聯想。從專輯美編到歌詞意境,Evile所探討的是更為嚴峻且深遠的環境議題。除了外在的環境污染,也透過"Nosophoros"對意識形態的種族主義做出掽擊。就樂團的次作而言,Evile跨出非常大的一步,更具連貫性的曲目、挑戰更為複雜的樂章譜
寫、藝術美編與音樂間的呼應…等等。人氣和實力兼具,讓『Infected Nations』發行首日的銷售成績,衝上英國音樂榜上的前100名。

經過2006年為Exodus開場、2008年成為Megadeth Digantour英巡陣容、Exodus歐巡的伴團、2009年『Infected Nations』的成功、再到Ol Drake,受邀暫代手指骨折的Mike Sifringer,成為當時Destruction演出的客座吉他手…等等。Evile的曝光率,讓其它同輩樂團望塵莫及。

無奈…厄運如詛咒般降臨樂團。2009年10月,Evile新專巡演才開始一個月,貝斯手Mike Alexander急性肺栓塞,驟離人世。一切來的突然,讓人手足無措。受Metal Hammer之邀,向Dimebag Darrel致敬曲"Cemetery Gates",成為Mike參與Evile所錄製的告別作品。

至親好友對Mike告別短暫又精彩的人生旅程,感到萬分不捨。2009年的12月,Evile和一些友團合辦了兩場追思演奏會。在差不多時間進入錄音室的Exodus,也將正要錄製的專輯『Exhibit B: The Human Condition』 獻給天國的Mike Alexander。(註:生前的Mike多次表示Exodus是他的最愛樂團。)

在這個新專宣傳的重要時刻,Evile只有短暫的時間收斂悲傷,重整腳步。新貝斯手Joel Graham於2009年12月中旬正式宣佈,他是Rise to Addition的前團員。同樣身為貝斯手,但Joel的Mike的演奏風格略有不同。Joel偏好採用Finger-Picking,而Mike則習慣使用彈片(Plectrum)。距離近在眼前的2010年演出,Joel與Evile只有兩個星期可以排練準備。 2010年1月14日至2月20日,Evile馬不停踢的吃下33場演出;一個月左右期間在西歐各國攻城掠地。稍做休息後,3、4月份分別火力支援KreatoR、Overkill的北美巡演。這時的Evile可說是最熾熱的鞭金新星,包括接下來的夏季音樂祭、年底的第二次美巡(9
月底到12月中旬,奔出77場演出)。Evile渡過一個精彩又忙碌的2010年。 2011年3月18日,Evile宣佈為樂團的第三作,閉關修練。這晚,在英國倫敦同台的樂團,正是台灣閃靈!!

『Five Serpent’s Teeth』最後於2011年9月26日歐洲開賣;北美發行日則定於三週後的10月18日。發行之前,Evile先透過樂團的Youtube釋出"Eternal Empire"新曲試聽,六月時再送出"Cult"音樂影帶。專輯中的"In Memorian"一曲是獻給已故的Mike Alexander,也是獻給所有失去至親、朋友的所有樂迷。值得一提的;"In Memorian"將Mike生前習慣用來試音的Riffs編入曲中,Drake家父Tony客串演出"In Memorian"中的吉他獨奏。透過釋出的音樂影片,可以發現Joel在"In Dreams of Terror"手持彈片演奏;而在主打的"Cult"則是採手指彈播。為了彈快節奏的"Descent Into Madness"、"Long Live New Flesh",Joel像百足蟲舞動的Three-Finger Picking,更是帶來不少高潮。專輯發行後,Evile馬上在英國展開15天的宣傳行程。

『Five Serpent's Teeth』推出,正好碰上Nirvana - Nevermind(1991年9月24日)發行二十週年紀念。Evile應Kerrang!雜誌之邀,重新詮釋"Lounge Act"向Nirvana致敬。

2012年3月,Ol獲得"Dimebag Darrell Shredder"獎座提名,同樣角逐這個獎項的,不乏最知名的樂手如Devin Townsend、Fear Factory的Dino Cazares、Killswitch Engaged 的Adam Dutkiewicz等。他的天份和努力,已被專業的樂評人所肯定。

很快的,時間來到2013年4月25日,"Underworld"音樂影片公佈於Youtube上;順勢預告Evile第四作『Skull』將正式登場。隔天,KreatoR剛好登陸大小不列顛舉行三場演出。很榮幸的Evile與前輩XentriX擔任地主知客樂團;一個完美的時機,KreatoR在其官方樂迷頁上,力薦將於五月發行的『Skull』新專。五月初,為了預熱專輯的討論性,唱片公司搞出了一個看似聰明,也無厘頭的宣傳方式。Earache在美國內華達的黑岩沙漠(Black Rock Desert, Navada)將專輯Skull射到外太空。當然,這個舉動引來褓貶參半的反應。但從Youtube的影片回響,這的確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今年5月25日,Evile臉書樂迷專頁上,公佈了一個振奮台灣金屬迷的消息。樂團確認將參戰今年八月的野台開唱。過去台灣並無代理/發行過Evile的作品,台灣卻史無前例出現在Evile新專宣傳巡演的旅程上。台北的八月天,將會比以往更酷熱。


樂團成員(由左至右)
Ol Drake – Lead guitar (2004–present)
Ben Carter – Drums (2004–present)
Matt Drake – Lead vocals, Rhythm guitar (2004–present)
Joel Graham – Bass (2010–present)
樂團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ileuk

http://www.myspace.com/evileuk

http://www.evile.co.uk/

文 - Hunter's Moon Records

EVILE 8/3(六) 20:40 @野台開唱 石舞台
2013 野台開唱 更多資訊 www.formoz.com



© THE WALL MUSI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