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林生祥 x 大竹研

17aa0b835b1327b3

>> Lin Sheng-xiang 林生祥 Taiwan 台灣

美濃子弟林生祥於1994年,和他的樂團「觀子音樂坑」投入聲援家鄉反水庫運動的行列。1998年,林生祥與美濃愛鄉協進會合辦「過庄尋柳」、「遊蕩美麗島」演唱會後,開始嚴肅地思考音樂的社會文化意義,而後決定回鄉,這也是他往後音樂生命歷程的重要起點。

走過反水庫的交工時期,以及與各界樂手合作碰撞的時期,林生祥的創作廣度不斷跨越,濃度也持續增加。但他的關懷主題卻始終圍繞著土地與農民──既是他的起點,也是他的養分。

2006年創作專輯《種樹》描述的是1990年後期出身美濃的農村青年自都市回鄉後,尋找出路、連結其他農民,一方面肯認農民對人生價值的質樸態度,一方面重新定位農業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存在價值,並指出其未來發展的可能出路。

2009春,與鍾永豐、大竹研發表的作品《野生》,試圖以新視角提出舊議題──相較於因政策不公與結構失衡而導致的農業問題,「野生」所聚焦的「女性」命運,揭示之「重男輕女」文化現象,更為古老地存在傳統農村宗族社會中。自上世紀以來,經受現代化與全球化劇烈衝擊,原該一生縛於家務與農事勞動的女性,初次轉型扮演「出外人」,在各場域迸發「在家是零星,出外像野生」的生命力。

《野生》之後,生祥繼續在「南」的溫度與溼度中創作,以鍾理和的文學場景為軸,與多位南方詩人展開對話。器樂上,生祥自2005年始,在吉他上探索傳統音樂,經歷節奏及簡單音樂線條的思考與實踐後,重新回到傳統樂器,以月琴及吉他交替音樂創作的思考。

音樂上,林生祥再次回到以月琴創作的思路;但不同於交工樂隊的時代,月琴不再是拼貼的元素。林生祥認真地思考,傳統樂器在現代演出場景的應用,從增弦、定弦到調弦,並實驗各種音響性的可能。他將過去四年專注在吉他上的節奏排練,移植回月琴演奏上,而曾在吉他上思考的月琴應用,折返至月琴,綜合出一種在現代演出條件改變下、仍能不背離傳統的音色。這樣來回建構的音樂思考之路,使他的音樂更為誠懇厚重。

>>> 大竹研 Ken Ohtake 日本 Japan

林生祥近年來最重要與密切合作的音樂夥伴。

1974年生於日本。高中時代接觸電吉他和熱門音樂,大學時代開始觸類旁通搖滾、爵士、民謠等各式樂種,近幾年潛心鑽研木吉他演奏技巧,並曾與沖繩民謠大師平安隆(Takashi Hirayasu)搭檔多年,重新編演沖繩民謠, 平安隆譽之為「最沉穩內斂的搭檔夥伴」。

大竹研透過對音樂理性的拆解與分析,佐以原音彈撥,卻發揮較插電效果器更富想像力的音響效果,提煉出創新的音樂能量。與客家新民謠創作人林生祥初識於2003年流浪之歌音樂節,此後密切合作演出及創作,受到高度矚目。2006年《種樹》中畫龍點睛的演出,2009年《野生》專輯中吉他與吉他默契對話,《大地書房》中的大竹研與林生祥,更是難以拆解的契合 。

© THE WALL MUSICAll Rights Reserved.